一房兩人三餐四季 我在鬧他在笑 夏天的傍晚一起去散步 回家的路上 順手買一個西瓜 你說“太重,我來吧” 最初喜歡於樣貌 而後沉溺於才情 最後折服於三觀 有錢,有愛,有孩子 他不出軌,我不出軌 就足夠了 醒同笑睡同床 生同房死同穴 我崇拜他像個英雄 他寵愛我像個孩子 ​ 這應該是...